166-1期 最高法院96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要旨】公司之登記僅為形式上審查,因此行為人於辦理公司登記事項,如有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即有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之適用

【決議爭點】
   公司應收之股款,股東並未實際繳納,而以申請文件表明收足者,辦理公司登記,在實務上,特別刑法是大家較熟悉的,亦即成立公司法第九條第一項規定之罪「公司應收之股款,股東並未實際繳納,而以申請文件表明收足,或股東雖已繳納而於登記後將股款發還股東,或任由股東收回者,公司負責人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五十萬元以上二百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但有關該不實資本額於主管機關辦妥登記,是否成立刑法第二百十四條規定之 「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 ,在民國 96年06月12日最高法院96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中,作出決議後,已建立統一之見解,茲於此就其構成要件及見解,說明如次:
一、不法構成要件分析
   按民國 73年03月30日 73 年台上字第1710號 判例謂「 刑法第二百十四條所謂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罪,須一經他人之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即有登載之義務,並依其所為之聲明或申報予以登載,而屬不實之事項者,始足構成,若其所為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尚須為實質之審查,以判斷其真實與否,始得為一定之記載者,即非本罪所稱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上訴人等以偽造之杜賣證書提出法院,不過以此提供為有利於己之證據資料,至其採信與否,尚有待於法院之判斷,殊不能將之與『使公務員登載不實』同視。 」 該判例認刑法第二百十四條是否成立則端賴,公務員是否須為實質之審查,以判斷其真實與否,如經實質審核後,始得為一定之記載者,即非本罪所稱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因此有關公司為資本額之登記,主管機關究係實質之審查亦或形式審查,為其重點。
二、以往實務上之觀點:
   觀諸以往之判決,均認主管機關須為實質之審查,而非僅依其申請或聲明即為一定登載之形式審查,故認資金不實,除單純觸犯公司法第九條第三項之罪外,自不構成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罪,例如 95年上更(二)字第518號判決即謂「刑法第二百十四條規定,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根據前開條文可知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罪,須一經他人之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即有登載之義務,並依其所為之聲明或申報予以登載,而屬不實事項者,才足以構成,若其所為之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尚須為實質之審查,以判斷其真實與否,始得為一定之記載者,即非該罪所稱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又觀公司法第三百八十八條規定,向主管機關申請為有限公司設立之登記,其於申請設立登記時,公司應收之股款是否確定已經繳足,主管機關應派員檢查,並得通知公司限期申復,亦即須為實質之審查,以判斷其真實與否,而非僅依其申請或聲明即為一定登載之形式審查,則有限公司負責人明知申請設立登記時,公司應收之股款並未繳足,仍以申請文件表明收足而使公務員將此不實事項予以登載,應僅成立公司法第九條第三項前段之罪,無適用刑法第二百十四條論罪之餘地。故被告所為除單純觸犯公司法第九條第三項之罪外,自不構成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罪。」另94年台非第117號及 92年訴第1730號 判決均採此見解。
三、高等法院 96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之見解
   是項會議紀錄中稱「修正前 公司法第七條規定,公司之設立、變更或解散之登記或其他處理事項,由中央主管機關或委託地方主管機關審核之。該條文於九十年十一月十二日修正為『公司申請設立、變更登記之資本額,應先經會計師查核簽證;其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並於九十一年三月六日訂定『公司申請登記資本額查核辦法』,於第二條規定『公司申請設立登記或合併、分割、增減實收資本額等變更登記,除依證券交易法第二十八條之二規定辦理庫藏股減資外,應檢送設立、合併、分割、增減實收資本額基準日經會計師查核簽證之資產負債表, ……。』及於同辦法第八條第二項、第九條第二項分別規定『會計師對應行查核事項,應備具工作底稿,主管機關得隨時調閱之。』『會計師查核公司之資本額,如發現有虛偽情事者,應拒絕簽證』另修正前公司法第四百十二條第二項關於『主管機關對於前項之申請,應派員檢查,並得通知公司限期申復。』及修正前公司法第四百十九條第二項關於『前項第四款、第五款所列事項,如有冒濫或虛偽者,主管機關應通知公司限期申復,經派員檢查後得裁減或責令補足。』等規定,均於九十年十一月十二日修正時,予以刪除;並將第九條第四項修正為『公司之設立或其他登記事項有偽造、變造文書,經裁判確定後,由檢察機關通知中央主管機關撤銷或廢止其登記。』依修正後規定觀之,除縮小第七條之範圍外,並將『公司申請設立、變更登記之資本額』事項,改由會計師負責查核簽證,及將應派員檢查等相關規定刪除。至於修正後公司法第三百八十八條雖仍規定『主管機關對於公司登記之申請,認為有違反本法或不合法定程式者,應令其改正,非俟改正合法後,不予登記。』然僅形式上審查其是否『違反本法』或『不合法定程式』而已,倘其申請形式上合法,即應准予登記,不再為實質之審查。且公司之設立或其他登記事項如涉及偽造、變造文書時,須經裁判確定後,始撤銷或廢止其登記。則行為人於公司法修正後辦理公司登記事項,如有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即有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適用。」(最高法院九六、六、十四台文字第0九六0000四四二號函),而認 公司之登記 僅為形式上審查。  

【結語】 公司之登記僅形式上審查其是否「違反本法」或「不合法定程式」而已,倘其申請形式上合法,即應准予登記,不再為實質之審查。因此行為人於公辦理公司登記事項,如有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即有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之適用。    

『後記』 公 司應收之股款,股東並未實際繳納,而以申請文件表明收足者,辦理公司登記,如未完成登記,是否仍公司法第九條第一項規定之罪?最高法院刑事庭於 96年7月10日作成決議,認公司法第九條第一項規定之罪,並不以完成登記為犯罪構成要件,亦即只要有不實資金之案件提出申請登記即成立公司法第九條「資金登記不實之罪」。本刊將於下期對該決議進行剖析。

刑法第二百十四條:「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