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期法律專欄:訂立工程契約,應注意那些事?(上)

長盟法律事務所 林偉超 律師 撰

 

壹 前言
 

  筆者於九十三年八月十八日應立穩營造股份有限公司之邀,講述若干常見之工程契約糾紛及其避免之道,雖主要係以工程(承攬)契約為中心,惟兼及其他契約上之重要法律常識,因此整理該次講習之主要內容成為本文,祈讀者有所助益,並加以指教。
 

貳、關於「契約」的幾個重要觀念
 

  常遇當事人提出一則要求:「林律師,你事務所內是否有╳╳契約範本?請提供乙份,我近日即將與客戶簽訂╳╳契約…」,身為法律專業人士,我們當然樂於提供當事人專業的法律服務,包括契約書的撰擬或幫助審閱當事人提供之契約書。但是上開要求常常使得筆者 躊躇應對,雖然各種類型的契約書是律師事務所必備的執業參考工具,但同類型的契約範本卻未必適合全部套用在每一件具體的交易個案,例如工程契約,其內容可能為若干戶新建房屋之承攬,可能為道路橋樑之承攬建造,工程款之計算方式可能約定為總價承包或實做實算,不一而足,實難一概而論。質言之,切忌囫圇吞棗照單全收信手拈來的所謂「契約範本」,每樁商業交易或工程承攬均可能各有不同之契約目的、特性或時空因素,因此應把握各該筆交易或工程之特性,徵詢專業人士,設計一份最適合的契約條款,才能達成你簽訂書面契約的目的。例如,你不可能祗要求服裝師傅提供你一套禮服,祗言明你欲參加某次宴會之用,該次宴會係喪禮抑婚禮?還有你的身高體格如何?如未詳加說明,服裝師傅如何為你量身訂做?
有了一份設計完好的契約書以後,如何簽訂,亦是值得注意的學問,特別是簽約當時,沒有法律專業人士在場提供諮詢的場合,還是常見簽約雙方犯以下幾種錯誤,茲試舉數例,提請注意:
 

一、當事人的錯誤:
在自然人與自然人簽約之場合,一般均較無問題,但當契約當事人之一方或雙方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例如:寺廟)時,問題即生。曾有一油漆工程承包商承攬位於南投縣埔里鎮某渡假山莊新建工程中之油漆部分工程,該份油漆工程承攬契約書之當事人欄,其中業主一欄(民法上稱之為承攬契約的定作人)竟僅填寫╳╳山莊,並蓋用╳╳山莊大印,於此產生一個疑問,該「╳╳山莊」是誰?「╳╳山莊」是否得為權利義務主體?它曾否依相關法令向主管機關登記?它是合夥組織呢?還是某特定人士獨資經營?抑公司組織?倘於請求給付工程款不獲付款致生訴訟時,我們要告誰?這是因為當事人不明法律上「權利主體」觀念之結果,一般而言,得為權利主體者分別為自然人及法人,法人又大別分為社團法人及財團法人,而無論是社團法人或財團法人均應有自然人對外代表其為一切法律行為,所謂法律行為當然包括簽訂契約之行為。因此在上舉之例,「╳╳山莊」倘為獨資事業體,簽訂契約書時,宜於業主欄填寫:「╳╳山莊 負責人:○○○」;「╳╳山莊」倘為合夥組織,宜填寫為:「             ○○○
              ╳╳山莊 合夥人:○○○(全體合夥人均應具名)」;
              ○○○
「╳╳山莊」倘為法人組織,宜填寫為:「╳╳山莊 負責人:○○○」。總而言之,我們必須確定和我們簽約的人是誰,即契約的當事人應得為權利主體或具有訴訟法上當事人資格之人。
 

二、契約標的不明
以中古車買賣契約為例,該特定之中古車即為買賣標的物,換言之,其契約標的即為該特定之中古車,祗須載明品牌、型號、車號、引擎號碼、引擎C.C數、年份等,應即可確定特定的契約標的。但在工程契約的場合,工程契約一般均屬民法上所規定之承攬契約範疇,民法第四百九十條第一項規定:「稱承攬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為他方完成一定之工作,他方俟工作完成,給付報酬之契約。」前開條文所稱「完成一定之工作」即為承攬契約之標的,在一般工程合約書當中均記載為「工程名稱及範圍」或「契約範圍」或「工程範圍」,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頒布之工程採購契約範本則記載為「履約標的」,惟無論使用何種文字,均在表達工程契約之標的。
 

  工程契約之標的若記載不明確,則牽一髮而動千鈞,一旦發生爭議,株連所及可能包括工程款之結算、工程變更之依據、驗收之作業程序…等等,均可能一併產生爭執,所以工程契約標的應力求具體明確,以達訂立書面契約,防止糾紛產生之目的。常見的工程契約標的不明確情形,諸如約定為:「詳如圖說」、「詳如工程項目表或估價單」或「詳如圖及價目表」,工程契約標的之完成,依工程慣例,當然係指「按圖施工」,所以,當工程圖說與工程價目表或估價單不一致時,應依據何者為準?一般而言,承包商對於工程總價之計算均依照工程價目表估算之,故倘工程價目表對照工程圖說之結果有漏項而漏未估算在工程總價內,依照契約規定,承包商又須按圖施工不能要求漏項加價,那麼,承包商豈不是虧大了!況且,承包商對於工期之計算倘亦依工程價目表為估算依據,則遲延完工時,可能尚須負擔額外之逾期罰款,故對於工程契約標的之範圍必須明確,實不可不慎。
 

三、疏於工程追加之證據方法:
一定工程的完成常需特定時間的經過,於工程施工期間,或因法令變更,或因業主的單方指示,或因其他因素,致工程有所變更而必須經由雙方會算工程項目及工程款之追加減事宜。有些承包商只會苦幹實幹,業主要求追加減工程項目或做其他變更時,承商一律照辦,尤其於會算工程款,要求業主增加給付追加項目之工程款時,倘遇業主一概否認,承商即須負舉證之責,證明工程範圍的確有雙方合意追加之項目,而即便承商證明的確有追加工程之情形,惟該些追加項目之工程相當於多少工程款,同樣亦須承商舉證證明,解決之道,應是在施作特定追加工程項目前,留下白紙黑字,載明追加工程之項目及工程款以及工期之延長,請業主或業主委託之現場監工簽名確認,免生將來無謂之爭執。(待續)

編者按
經商得 長盟法律事務所 林偉超律師同意,除每期於本刊發表專文外,並願意就法律事項,開放本刊讀者提出問題,由林律師解答,並擇要刊登於本刊。
問題之提出方式:
以書面方式傳真至:(04)22608078
或E--MAIL:dia5.tw@msa.hinet.net
若仍無法說明清楚,請撥諮詢專線:(04)22612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