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期專題: 監察人召集股東會之案例分析

王文士 撰

壹、前言

我國公司法對股份有限公司之運作,仿民主國家採三權分立制度上之設計,就股東會職掌公司章程之訂立、修改、董事監察人之選任、解任等事宜,相當於國家之立法院職掌;董事會負責公司業務之執行及推展,相當於行政院之職權;以及監察人負責監督董事會之執行業務,其功能相當於司法院之職權,雖然以彼此間權力之制衡為重點,但是主要目的,無非要董事會能在為公司股東及其債權人之最大利益之軌道上運作,擴大公司之市佔率以及獲利率。

近日工商時報報導:亞洲 XX 股份有限公司監察人張 XX 具狀砲轟該公司董事會,並認為該公司董事會未予以回應處理為由,依公司法第 220 條規定由監察人發出召集 97 年元月 18 日舉行股東臨時會,擬討論解任不適任董事、監察人,並同步補選董事、監察人,此則新聞內容,剛好是筆者熟悉的領域,讓筆者有提筆直書之衝動,又基於已從事公司法及公司登記業務數十年,對此新聞應具有敏感,遂將感觸在使命感作祟下,不顧才疏學淺,撰本文與讀者分享,敬請不吝指教,感恩!

貳、案例分析

今年 11 月 XX 日工商時報報導我國亞洲 XX 股份有限公司之監察人張 XX 指出該公司四大缺失: 1 、該公司自 2004 年至 2007 年違法贈與庫藏股給員工,累計張數達 1.3 萬張,市值約達新台幣 2 億餘元,渠認為庫藏股應該是要員工認購,但是公司竟採贈與方式處理,公然違法,渠不追究獲得庫藏股員工之法律責任,但對失職董事、監察人必須追究,並對該公司追索回該部分資產。 2 、東莞廠 2004 年庫存盤點虧損高達新台幣 7,000 餘萬元,與往年每年僅在 1,000 萬元以下不相當,有人謀不臧之嫌,於 96 年 11 月 23 日 該公司董事會上提出查核報告,並請依法處置相關涉案人員,但董事會置之不理。 3 、董事汪 XX 公開召集高階主管開會,擾亂公司治理。 4 、部分董事、監察人期待公司轉型成長,提案包括太陽能電池銅銦鎵硒、大陸數位音視頻轉換標準等投資案,該公司主要經營層均將其擱置,連提報董事會討論都沒有。

公司方面之對應說法: 1 、東莞廠 2004 年盤點虧損過鉅達人民幣 700 餘萬元, 2005 年時董事長已指示重要幹部調查本案,經查係管理疏忽所造成的,絕無舞弊等不法情事,對於造成管理疏失的幹部,該公司已調職懲處。 2 、該公司對員工往年都發放績優獎金和年資獎金,老董事長原就希望員工能持有該公司股票,而庫藏股制度實施以後,該公司就將原本的績優獎金和年資獎金轉化為庫藏股,讓表現優異或年資久的員工有機會購買。亦即領取庫藏股是有對價關係,正確說法是「購買」不是「贈與」,員工所購買的庫藏股是有付所得稅。 3 、該公司董事葉 XX 提出一個太陽能電池的投資案,或許這個技術在實驗是可行,但是要走到量產商業化階段,可能還要一段時間。這個案子投資金額要新台幣 300 多億元,而該公司資本額只有接近 30 億元,一個案子要十倍的資本額投資,風險不大嗎?其次該監察人也提出一個大陸數位音視頻轉換標準的投資案,該公司曾討論過,但是並沒有一個具體商業計畫,因此,公司認為不可行。以下筆者藉此案例來分析監察人召集股東會之議題。

 

H、監察人召開股東會之要件:

依公司法第 220 條規定:「監察人除董事會不為召集或不能召集股東會外,得為公司利益,於必要時,召集股東會。」準此,監察人要召集股東常會或股東臨時會之要件,茲分析如下:

一、董事會不為召集股東會之狀況下:股份有限公司之董事會可以經由過半數董事之出席,出席董事過半數之同意,做合法決議召開股東會(請參照公司法第 206 條規定:董事會之決議,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應有過半數董事之出席,出席董事過半數之同意行之。),而不召開董事會以決議召開股東會,或是召開董事會討論但是董事會決議不召開股東會等之事宜謂之。引伸言之,股份有限公司不論章程設董事會之董事有幾位,只要有兩位以上(包括兩位)董事在任且能應召集出席董事會者,即為董事會可以合法決議召集股東會【註一】。例如某股份有限公司章程設十位董事,且已選任十位董事在任,在任期中,其中幾位董事辭職,另外幾位董事被法院假處分,不得行使董事職權,僅餘二位董事在任且能應召集出席董事會時,該兩位董事如有一位係董事長者,即由該董事長召開董事會,並偕同另一位董事出席董事會,則該董事會即可以做合法決議,此時如應召集股東會如董事、監察人任期屆滿,應召集股東會改選董事、監察人而不召集者是。反之,如在任之兩位董事並無董事長者,則可以依公司法第 208 條第 3 項規定董事互推方式,由其中一位召集董事會【註二】,經兩位董事出席並同意之議案,亦可做合法決議,而故意不作決議召開股東會者是。

二、董事會不能召開股東會之情況下:董事會在董事因為辭職、死亡、被法院宣告禁治產而喪失行為能力、被股東會解任董事資格、被法院假處分禁止行使董事職權、被法院判決確定與公司董事之委任關係不存在、因當選為董事後具有公司法第 30 條消極資格而當然解任、被公司登記主管機關依公司法第 195 條規定當然解任或公開發行股票公司之董事,在任期中持有股份轉讓超過當選時之二分之一者,造成當然解任…等等情事喪失董事資格,倘全部董事均解任或僅有一位董事在任者,即構成董事會不能召開股東會之情況【註三】。

三、為了公司利益,必要時:此處之所謂「為了公司利益」及「必要時」,均為不確定之法律概念,法律無法一一明訂,授權權利人應以行使權利履行義務必須以誠實信用原則之帝王條款為之(民法第 148 條規定: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第 1 項)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監察人各得單獨行使監察權。(公司法第 221 條規定)監察人在執行職務時,心中自應有一把尺,認為在公司利益之情勢權衡下,應當召集股東會以決議公司之重要事項時,否則,公司有受不利益之危險者,即得召集股東會。因為監察人執行職務依公司法第 8 條第 2 項規定:「公司之經理人或清算人,股份有限公司之發起人、監察人、檢查人、重整人或重整監督人,在執行職務範圍內,亦為公司負責人。」亦為公司之負責人,依公司法第 23 條規定:「公司負責人應忠實執行業務並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如有違反致公司受有損害者,負損害賠償責任。公司負責人對於公司業務之執行,如有違反法令致他人受有損害時,對他人應與公司負連帶賠償之責。」辦理。至於股東是否願意出席監察人召集之股東會,以及能否做合法決議,那是另外一件事,如有股東對其召集股東會認為並非為了公司利益而係為自己或第三人私益之爭議,除了聯合抵制不出席或出席投反對票外,應循司法途徑解決【註四】。

在上述三種情況中之任何一種情況下,監察人均可依法召開股東會,而且不論是股東臨時會或股東常會。

 

肆、監察人是股東會之召集權人

監察人召集股東會是否符合公司法第 220 條規定情事,係屬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之問題:依同法 189 條規定:股東如認為該股東會之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違法,得於股東會決議之日起三十日內,提起民事訴訟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訴。與股東會召集權無關。準此,監察人依公司法第 220 條規定召集股東會所作之決議,如事涉公司登記事項,由公司據以向公司登記主管機關申請登記,因監察人係股東常會及股東臨時會之召集權人,不必檢附董事會不為召集股東會或不能召集股東會之事證,公司登記主管機關如無其他應改正事項,即應准予登記【註五】。

 

伍、監察人召開股東會之程序

一、於一定期限前通知各股東:

(一)、召開股東常會:

1 、非公開發行股票公司:應於二十日前通知各股東,對於持有無記名股票者,應於三十日前公告之。(公司法第 172 條第 1 項規定)

2 、公開發行股票公司:應於三十日前通知各股東,對於持有無記名股票者,應於四十五日前公告之。(公司法第 172 條第 3 項規定)

(二)、召開股東臨時會:

1 、非公開發行股票公司:應於十日前通知各股東,對於持有無記名股票者,應於十五日前公告之。(公司法第 172 條第 2 項規定)。

2 、公開發行股票公司:應於十五日前通知各股東,對於持有無記名股票者,應於三十日前公告之。(公司法第 172 條第 3 項規定)。

二、監察人召開股東會之通知採發信主義:公司法第 172 條規定,股東常會之召集,應於二十日前通知各股東,所規定之通知日期,實務上均採「發信主義」,而非「到達主義」,即指將召集之通知書交郵局寄出之日為準,受通知人何時收到,並不影響股東會召集之效力。惟股東會之召集程序是否違法依公司法第 189 條由法院裁決。如有糾紛,仍應依法訴請法院辦理。【註六】

三、所謂一定期限通知之計算:關於公司法第 172 條第一、二項所定期間之計算,依最高法院 84 年 1 月 17 日 84 年度第一次民事庭會議決議「股份有限公司股東召集之通知採發信主義,公司法對於如何計算期間之方法既未特別規定,自仍應適用民法第 119 條、第 120 條第二項不算入始日之規定,自通知之翌日起算至開會前一日,算足公司法所定期間。」股東會召集之通知,應依上開決議辦理。例如 2 月 20 日召開臨時股東會,依公司法第 172 條第二項規定應於十日前通知各股東,則至遲 2 月 9 日 即應通知各股東。【註七】

四、監察人召集股東會未按上揭規定期限通知各股東雖然公司法第 172 條第 5 項規定:「代表公司之董事,違反第一項、第二項或第三項通知期限之規定者,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但因該規定係處罰違反規定之代表公司之董事(亦即董事長),因此,監察人違反該規定並無處罰規定。

五、股東會討論決議之下列事項應於召集通知中列舉:

(一)、選任、解任董事、監察人:選任董事、監察人如有限公司變更組織為股份有限公司時,應選任董事、監察人,每屆改選董事、監察人,或因章程所訂董事、監察人名額增加,或部分董事、監察人於任期中喪失董事、監察人資格予以補選者是;而解任董事、監察人者,如依公司法第 199 條第 1 項規定:董事得由股東會之決議隨時解任。

(二)、變更章程:公司之章程內容有變動者如公司名稱、所營事業、公司所在地、資本總額、董事、監察人之人數、盈餘分配之百分比…等等之變更即應修改章程者是。

(三)、公司解散:公司無意繼續經營,應召開股東會決議解散。

(四)、公司合併:公司本身規模不足,無法降低成本,影響獲利,為達成經濟規模以及提昇競爭力,可以經由與他家公司合併之方式改善經營成果以及獲利。

六、監察人召集之股東會之主席由召集之監察人擔任:依公司法第 182 條之 1 規定:「股東會由董事會召集者,其主席依第二百零八條第三項規定辦理;由董事會以外之其他召集權人召集者,主席由該召集權人擔任之,召集權人有二人以上時,應互推一人擔任之。」準此,如由一位監察人依照公司法第 220 條規定召集股東會者,由該監察人擔任股東之主席;如由兩位監察人以上召集者,互推一位監察人擔任主席。又依經濟部函釋【註八】略以:「按公司法第二百零八條第三項規定:『董事長對內為股東會、董事會及常務董事會主席,對外代表公司。董事長請假或因故不能行使職權時,由副董事長代理之;無副董事長或副董事長亦請假或因故不能行使職權時,由董事長指定常務董事一人代理之;其未設常務董事者,指定董事一人代理之;董事長未指定代理人者,由常務董事或董事互推一人代理之』。準此,股東會由董事會合法召集者,其主席自依上開規定辦理。惟本案公司以非董事職務或股東擔任股東會主席,按股東會主席之任務,係使股東會得順利進行討論或決議事項,並指導作成股東會議紀錄,俾供日後查考,其主持股東會所為決議仍為有效,惟股東得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撤銷其決議。」因此,本案例監察人召集之股東會,由該召集之監察人擔股東會之主席即屬合法。

七、監察人召集股東常會或臨時會,如未遵守上述期限前通知各股東,或應於召集通知列舉之項目,未依法列舉而以臨時動議為之者,均屬股東會召集程序之違法,股東自得於股東會決議之日起, 30 日內向管轄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聲請法院撤銷該決議(請參照公司法第 189 條規定)。倘該決議內容牽涉公司登記,或召開股東會未依規定前通知各股東,且該公司據以提出公司登記者,依經濟部函釋略以:「(一)、關於股份有限公司召開股東會後,股東依公司法第 189 條規定,訴請法院撤銷股東會決議時,對該公司提出申請變更登記案,曾經 64 年第五次商業行政協調會議決議:「已登記事項俟法院判決確定後辦理,未登記事項不予受理」,並經本部 69 年 10 月 14 日 經 (69) 商 35424 號函釋:「依公司法第 388 條規定,主管機關對於公司登記之申請認為有違反法令或不合法程式者,應令改正,非俟改正合法後不予登記,是遇有此類函請主管機關暫緩登記者,為減少糾紛,應慎重審查其訴訟之理由,如係違法者,應函知改正,並暫緩核准其變更登記」有案。

(二)、本案經洽准法務部 70 年 7 月 6 日 法 70 律 8442 號函復意見:「查公司股東會之召集程序或其決議方法違反法令或章程者,在股東未依公司法第 189 條之規定聲請法院撤銷其決議前,其決議仍有效力(最高法院 28 年年上字第 1911 號及 63 年臺上字 965 號判例參照)。故其決議事項已提出申請登記,縱遇利害關係人以已訴請法院撤銷其決議為由,請求暫緩核准其登記,而在法院尚未撤銷其決議前,主管機關似仍應准其登記。」

(三)、嗣後,凡遇此類案件除依法審核外,應依照法務部之意見辦理。」【註九】

八、監察人召集股東會是否能夠合法作決議之關鍵要素:

(一)、監察人之持有股數夠多:

1 、非公開發行股票之股份有限公司:如果要召集股東會之監察人持有股數占該公司已發行股數之三分之二以上,則監察人要解任董事或其他監察人,依公司法第 199 條規定:「董事得由股東會之決議,隨時解任;如於任期中無正當理由將其解任時,董事得向公司請求賠償因此所受之損害。(第 1 項)股東會為前項解任之決議,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股東之出席,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行之。(第 2 項)公開發行股票之公司,出席股東之股份總數不足前項定額者,得以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股東之出席,出席股東表決權三分之二以上之同意行之。(第 3 項)前二項出席股東股份總數及表決權數,章程有較高之規定者,從其規定。」又依經濟部函釋【註十】略以:「、公司法第 174 條所規定股份有限公司股東會表決權,係以股份數為據,並非以股東人數為據,股東不過為股份之行使人而已,故如一股東持有過半數以上之股份,即已超過召開股東會所需股數時,由其一人出席股東會作成之決議,應屬有效。惟其召集之程序及決議之方法仍應依照有關規定為之。」只要監察人自己一個人出席股東會就可作決議,無須別人配合演出。因此可說易如反掌。反之,如監察人持有股數未達該公司已發行股數三分之二以上者,雖然可以做成決議,但反對之股東可以依民法第 56 條及公司法第 189 條規定於股東會作成決議後,向管轄法院提起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訴,顛覆股東會之決議。例如案例中監察人對董事會嗆聲,說董事會種種不對,假如能引起其他股東共鳴,尤其是大股東,讓出席股東代表股數達已發行股數之三分之二以上,且得到出席股東過半數之同意,監察人的起義才能成功,亦即能將其所提議案付之表決並通過;反之,如果未能引起其他股東之認同者,則可能功敗垂成,無法通過股東會或股東之考驗,只好成仁!【註十一】。

2 、公開發行股票之股份有限公司:因公開發行股票之股份有限公司召集股東會出席股東代表股數要達已發行股數三分之二以上難度很高,所以公司法第 199 條第 3 項只要求代表已發行股份過半數即可,但要求行使表決權要出席股東表決權之三分之二以上同意始可決議解任董事、監察人【註十二】。

伍、結論

公司之經營者在全球化如此快速之情事下,商情訊息萬變,除了要有前瞻之眼光與佈局外,實事求事、一步一腳印亦非常重要。另外溝通及談判能力亦不可或缺,案例中如果監察人所提之問題,事先經董事長或董事會充分尊重與監察人或提案人充分溝通後,監察人應該不會如此堅持,假如監察人堅持經過良好之溝通與尊重後,股東會中董事長亦可將詳細處理經過及未按照監察人等所提意見辦理之理由作詳細說明,則監察人之意見,股東會採信之機會並不大,除非董事長或董事會無專業敏感度,讓公司大好獲利機會平白喪失,監察人之意見才會被大部分股東認同,而將原任董事解任,並補選其他董事。所以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公司之經營者能不競競業業為公司股東及債權人之最大利益全力以赴嗎!

 

【註一】請參照經濟部 61 年 7 月 22 日 經商字第 20114 號函釋略以:查公司董事名額總數之計算,應以依法選任並以實際在任而能應召出席者以為認定。董事會應出席之人數,如有法定當然解任而發生缺額情形,應予扣除。 【註二】請參考經濟部 69 年 1 月 15 日 經商字第 01365 號函釋略以:「本案00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000如因涉嫌經濟犯罪而逃避,未實質主持業務,可由常務董事或董事互推一人代理董事長職務,並可代理董事長召集股東會改選董事,再由董事會依公司法第 208 條規定推選新董事長。」 【註三】請參考經濟部 93 年 12 月 2 日 經商字第 09302202470 號函釋略以:按公司法第 201 條規定:「董事缺額達三分之一時,董事會應於三十日內召開股東臨時會補選之。但公開發行股票之公司,董事會應於六十日內召開股東臨時會補選之」;又同法第一百七十一條規定:「股東會除本法另有規定外,由董事會召集之」。為此,公司如因其他因素,僅剩二人以上之董事可參與董事會時(二人以上方達會議之基本形式要件),可依實際在任而能應召出席董事,以為認定董事會應出席之人數,由該出席董事以董事會名義召開臨時股東會改(補) 選董(監)事,以維持公司運作。至於公司對某董事提出告訴而由檢察機關受理偵辦中,尚無影響召開股東會議之情事。 【註四】請參照經濟部 93 年 4 月 13 日 經商字第 09302055200 號依 90 年 11 月 12 日 修正公布之公司法第二百二十條規定:「監察人除董事會不為召集或不能召集股東會外,得為公司利益,於必要時,召集股東會。」準此,監察人得行使股東會召集權之情形有二:其一,董事會不為召集或不能召集股東會時;其二,監察人為公司利益認為必要時。換言之,修法後,為強化監察人權限,使其得即時合法召集股東會,監察人不再限於「董事會不為召集或不能召集股東會時」始得行使其股東會召集權。至於「必要時」如何認定,允屬具體個案,如有爭議,請循司法途徑解決。 【註五】請參照經濟部 85 年 10 月 29 日 經(八五)商字第 85218937 號函釋。 【註六】請參照經濟部 69 年 11 月 10 日經商 38934 號函釋。 【註七】請參照經濟部 84 年 2 月 25 日 經商 202275 號函釋。

【註八】請參照經濟部 93 年 10 月 19 日 經商字第 09302400210 號函釋。

【註九】請參照經濟部 70 年 7 月 15 日 經商 28787 號函釋。 【註十】請參照經濟部 65 年 1 月 7 日 經商 00474 號函釋。

【註十一】請參照最高法院 73 年度台上字第 595 號依公司法第 189 條規定訴請法院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股東,仍應受民法第 56 條第一項之限制。此綜觀公司法與民法關於股東得訴請法院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規定,始終一致,除其提起撤銷之訴,所應遵守之法定期間不同外,其餘要件,應無何不同。若謂出席而對股東會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原無異議之股東,事後得轉而主張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為違反法令或章程,而得訴請法院撤銷該決議,不啻允許股東任意翻覆,影響公司之安定甚鉅。法律程序,亦不容許任意干擾。又同條係關於撤銷訴權之規定,股東依此規定提起撤銷之訴,其於股東會決議時,雖尚未具有股東資格,然若其前手即出讓股份之股東,於股東會決議時,具有股東資格,且已依民法第 56 條規定,取得撤銷訴權時,其訴權固不因股份之轉讓而消滅。但若其前手未取得撤銷訴權,則繼受該股份之股東,亦無撤銷訴權可得行使。查本件系爭股東會決議事項,既屬全體股東無異議後併案一致通過而無人異議。則上訴人之前手,既未依民法第 56 條規定,取得撤銷訴權,依上說明,上訴人亦無由繼受其前手訴權之可言。

【註十二】公司法第 227 條準用 199 條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