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期專題:從飯店經營權爭議談請求 國家損害賠償案例分析

王文士 撰

壹、前言

公司變更登記一年之量為數約三十五萬餘件,難免未依照申請之要求而被申請人認為侵害他們之權益,尤其公司變更登記更換公司代表人,如屬盈餘甚多或飯店業等,因為只要被選任董事長,就可掌握整個公司之資源,坐收豐厚飯店租金收入,因此,常有人?覦董事長保座,筆者忝為公司登記實務之第一線工作者,已經二十餘年,願將曾經在地方法院出庭六次、高等法院出庭四次,其間經歷新舊任雙方董事長找各種人事施壓,甚至要求筆者背誦公司法第九條規定內容等等這麼一段不算短,又遭受不可謂不大壓力,如今雖事過境遷,但是一步一腳印之痕跡,雖然距今已近十年,仍然歷歷弭新,宛如昨日,願將該國家損害賠償案例,因經驗難得,為爾後公司登記主管機關承辦人有案例可參考,願與大家分享之心情,介紹予讀者,敬請不吝賜教 !感恩!

貳、事實經過

一、某家經營觀光飯店之股份有限公司以承租他人所有之飯店經營中,突然有一天約在民國八十五年五月間,該觀光大飯店負責夜總會部門之某甲,到公司登記主管機關所在地,請求剛好到該機關申辦公司登記案件之會計師,繕寫股份有限公司改選董事、監察人之申請書件,即據以申請股份有限公司改選董事、監察人之變更登記,經承辦人審核結果發現,該公司該次股東會議事錄記載股東會之主席,由新股東擔任與公司法第二百零八條第三項規定不符,遂通知該公司重新召集股東會及董事會改選董事、監察人,該公司隨即於檢送次日召開股東會及董事會改選董事監察人之會議事錄等文件補正,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審查後,以該公司違反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二條第二項規定:「召開股東臨時會應於十日前通知各股東。」依同條第六項規定,處新任董事長新臺幣三千元罰鍰,該公司新任董事長某甲次日即繳納該罰鍰,主管機關即核准其變更登記。

二、三日後該公司原任董事長某甲向公司登記主管機關主張:「該公司並未召開股東會及董事會改選董事監察人,原送申請改選董事、監察人變更登記之申請書件係屬偽造,請求公司登記主管機關撤銷該次變更登記」該機關以公司法第九條第四項規定:「公司之設立或其他登記事項,有偽造、變造文書經裁判確定後,由檢察機關通知中央主管機關撤銷或廢止其登記。」回應該公司原任董事長,並請其向管轄法院以涉嫌偽造文書罪責請求檢察署偵辦,俟裁判確定,再由檢察機關通知公司登記中央主管機關撤銷該登記。

三、該公司原任董事長歷經四個月不斷請求主管機關撤銷該未召開股東會及董事會改選董事、監察人之不實登記,無結果後,一方面向台灣省政府提起訴願,另一方面去找民意代表,請求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撤銷該次變更登記,經三方面詳細溝通,且原任董事長聲明:「該公司所有股東之所有股票,均抵押在所承租飯店之所有權人之手中,絕無轉讓」後,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始答應介入,先函請該飯店所有權人查明該公司所有股東之股票是否抵押在其手中,且迄當時是否未轉讓,經該所有權人函復屬實,隨即要求該公司所有股東至公司登記主管機關所在地,由承辦人一一核對身分證件無誤,再書立切結書聲明:確實未參加該公司經核准改選董事、監察人變更登記之股東會及董事會後,再由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行文,限期該公司新任董事長某乙檢附有關書件申復:(一)、新任董事長係何時受讓該公司何人股票而取得該公司股東身分。【註一】(二)、召開股東會通知書及其送達證明文件。(三)、股東會及董事會之簽到簿影本。嗣雖經該公司於期限內申復,惟其申復內容約為所要求檢據之證明文件,均已在原檢附之申請文件之內,僅檢送一張申復書而已。因此,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認為該新任董事長某乙申復無理由,隨即撤銷該次變更登記,恢復為該次變更登記前一次之變更登記狀況,嗣後約經半年左右,該公司原任董事長以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未能於其提出主張該次變更登記所附申請書件係屬偽造、變造時,即時進行查明是否屬實,顯有違法疏忽,造成渠不法損害,以書面依國家賠償法第十條第一項規定向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要求新臺幣 41,435,290元之國家損害賠償,該主管機關以依當時公司法第九條第四項規定:「公司之設立或其他登記事項,有偽造、變造文書經裁判確定後,由檢察機關通知中央主管機關撤銷或廢止其登記。」在求償者未取得管轄法院裁判判確定前,即經由行政程序查明新任董事長以偽造文書之手段,製作股東會及董事會改選董事,監察人,讓公司登記主管機關誤信為真正而准予變更登記,及嗣後經由實際查明該公司並無確實召開股東會及董事會後,即據以撤銷變更登記,並無國家賠償法所規定之中央或地方機關有故意或過失情事,致使求償者遭受損害,因而拒絕國家損害賠償。渠遂依國家損害賠償法向管轄法院提出賠償請求之民事訴訟。筆者有幸在地方法院民事庭出庭6次,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出庭4次,最後到最高法院均得到駁回原告之訴之判決,以至確定為止,幸未負國家所託。

?、問題癥結

一、原告提起國家損害賠償之主要理由:

該公司董事長某甲主張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在形式審核某乙所提之申請書件怠忽職守,不當核准某乙之申請變更登記,顯然有過失之處有:

1、依該公司董事會議事錄所載某乙係於八十五年五月十一日下午二時始選任為該公司董事長,某乙自不能於八十五年五月十日以該公司董事長之名義,刊登報紙聲明作廢公司之執照及印鑑。

2、該公司全體股東持有之股份為四十萬股,惟該股東臨時會議事錄卻誤載為五十萬股。

3、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通知該公司於文到十日後重新召開股東會議後,再依法召集董事會補正,某乙並未依該通知,於十日後再召開股東會及董事會補正

4、該公司該次申請改選董事、監察人變更登記,所附八十五年五月十一日股東臨時會議事錄、該股東臨時會召集無效,決議不生效力,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應予退件,而非命其補正。

5、該公司補正之書件,未檢附董事會決議另行召集股東臨時會之議事錄,且八十五年五月十五日股東臨時會議事錄其召集違反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二條之通知期限規定。

6、出席股東之股數不符依公司法第三百八十八條之規定,非俟改正合格後,不予登記,縱已全體股東出席,因涉及表決權計算問題,不符公司法第一百七十四條規定。

7、該公司補件申請書,將公司所在地記載為富X路,與公司所在地登記之復X路不符,應命其更正或辦理公司所在地變更登記。

8、某乙偽造以某丙(該公司原任董事)為主席之八十五年五月十五日股東臨時會議事錄,未以該公司董事長某甲為主席,仍與公司法第二百零八條規定不合。

肆、請求國家賠償經過:

某甲先以書面向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申請,經拒絕後,再將上述爭議點向臺灣南投地方法院提起國家損害賠償之民事訴訟,並經該院八十七年國字第一號民事判決駁回,再向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上訴,並經該院八十八年度上國字第五號民事判決駁回,又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並經該院八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三一四一號民事裁定,上訴駁回確定在案。

伍、國家賠償成立要件:

依國家賠償法第二條規定:「本法所稱公務員者,謂依法從事於公務之人員。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者,亦同。前項情形公務員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時,賠償義務機關對之有求償權。」準此,國家賠償事件應具備 1、須為公務員之行為2、須為公務員執行職務之行為3、須行為不法4、須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5、須有故意或過失責任6、須行為與損害結果有因果關係。欠缺其中任何一要件即不成立。再者,所謂因果關係依學者見解與一般侵權行為所採同一標準,即所謂相當因果關係。而所謂相當因果關係,指「無此行為,雖必不生此損害;有此行為,通常即足生此種損害者,是為有因果關係。無此行為,必不生此種損害;有此行為,通常亦不生此種損害者,即無因果關係」

陸、本件國家賠償案件主要爭議點在於: 3、須行為不法5、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之核准行為有無過失責任6、該請求人之損害與核准變更登記有無因果關係。經訴訟雙方攻防戰略戰術盡施後,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結果分析如下:

一、關於公司執照、公司及代表人印鑑遺失,於辦理公司登記時,依經濟部八十七年五月十一日經商字第八七二 0七三八四號函釋,應檢附聲明遺失作廢之公告報紙,登記機關於受理補發執照或變更印鑑時,僅就書面文件為形式之審查,而登報遺失公司執照、印鑑章啟事,僅在公示遺失之事實,並非公司對外與人為意思表示,自不須以代表公司之董事名義為之。因此,登報遺失啟事並非必須以董事長名義刊登始可,則是否以該公司新任董事長某乙之名義登報,並不影響公示公司執照、印鑑章遺失之事項,某乙於八十五年五月十日登報時,即以該公司董事長自居,固有不當,但遺失啟事報紙,由某乙申請改選董事、監察人變更登記時提出,自可認為係公司有關人員所刊登,形式上足以推斷公司執照及印鑑已遺失,況於登報後依該公司股東臨時會議事錄及董事會議事錄所載,某乙已取得董事長之資格,依民法第一百十八條第二項無權利人就權利標的物為處分後,取得權利者,其處分自始有效規定之法理,則某乙在取得董事長資格前,以董事長身分所為之遺失登報啟事,亦應認瑕疵業已補正,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核准某乙依該公司印鑑、公司執照遺失程序辦理,公司董事、監察人改選變更登記,並無不合。

二、該公司全體股東登記之股份總數為四十萬股,而某乙所提出之該公司股東名簿,股東為某乙等七人,合計四十萬股,雖某乙所提出之八十五年五月十一日、五月十五日該公司股東臨時會議事錄,關於出席股東人數及代表已發行股份,均載為出席股東計七人,股數計五十萬股,全體股東七人,已發行股份總計五十萬股,該五十萬股顯係四十萬股之誤,但此部分股數之誤載,並不影響出席股東表決權之行使,該股東臨時會於八十五年五月十一日由不具董事身分之某乙為主席,依法不合,八十五年五月十五日改由具有董事身分之某丙為主席,票選董監事結果,由某乙等七人為董事、監察人,該票選結果並不因股份總數之誤載,而受影響,觀八十五年五月十五日之股東臨時會議事錄及該公司董事監察人名冊,某乙等人係依公司法第一百九十八條之規定票選結果當選董事、監察人,則某乙等人之當選董事、監察人,自為有效,並不發生違反公司法第三百八十八條所規定:主管機關對於公司登記之申請,認為有違反法令或不合法令程式者,應令其改正,非俟改正合法後,不予登記之問題,是該主管機關未通知補正股份之總數,不能認為有過失。

三、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以八五建三字第一六五二七四號通知該公司「貴公司八十五年月十一日所召開股東會議由某乙擔任主席,核與公司法第二百零八條規定不符,請於文到十日後重新召開股東會後,再依法召集董事會補正之。」某乙並未依該補正通知書之意旨,於十日後重新召開股東會,而係檢附八十五年五月十五日召開之股東臨時會議事錄、董事議事錄。惟該公司登記主管機關之所以通知該公司補正,係因某乙於改選董事前僅取得股東之身分。並非該公司之董事,則由某乙擔任主席之股東臨時會與公司法第二百零八條第三項「董事長對內為股東會主席…董事長請假或因故不能行使職權時,由副董事長代理之;無副董事長或副董事長亦請假或因故不能行使職權時,由董事長指定常務董事一人代理之;其未設常務董事者,指定董事一人代理之;董事長未指定代理人者,由常務董事或董事互推一人代理之。」之規定不符,故該主管機關乃通知該公司於十日後重新召開股東會,再依法召集董事會補正之。但股東臨時會召集之通知,距開會期日不滿十日,其召集程序故屬違反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二條第二項之規定,但股東未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之規定,聲請法院宣告其決議為無效者,其決議仍有效力【註三】。縱使有股東依該條規定向管轄法院提起撤銷該日股東會決議之訴,在未經法院判決撤銷該決議確定前,主管機關如無其它應補正事項,仍應核准變更登記,業經法務部函【註四】釋在案。準此,八十五年五月十五日所召集之股東臨時會召集程序,雖有違反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二條第二項之規定,但所為票選董事、監察人之決議,在股東訴請法院撤銷判決確定前,仍屬有效。因此,某乙依該股東臨時會所為決議內容為變更登記,該主管機關仍應准予變更登記。該主管機關通知該公司請於文到十日後,重新召開股東會後,再依法召集董事會補正之。就重新召開股東會後,再依法召集董事會,固屬該公司應遵守事項,至於文到十日後重新召開,應僅屬該主管機關建議之性質,此觀該主管機關使用之文字係「請」而非「應」自明,是某乙於補正申請書中載明「本公司已通知各股東開會改選董監事,召開董事會改選董事長,惟未依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二條規定,願自動繳納罰款三千元。」等語,自應認某乙已依該主管機關之通知而為補正。

四、某乙原非該公司之董事,並無召集股東臨時會之權限(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一條規定:股東會除本法另有規定外,由董事會召集之。)亦不得為股東臨時會之主席,而無召集權人召集之股東會,所為之決議屬當然無效,不適用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之規定【註五】。則由某乙召集並任主席之八十五年五月十一日該公司股東臨時會,所為決議自屬無效,該主管機關通知該公司補正,係命該公司重新召開股東會後,再依法召集董事會,亦認前改選董事、監察人之八十五年五月十一日股東臨時會決議無效,該主管機關通知該公司重新召開股東會,再召集董事會自無不合。該主管機關就某乙之申請變更登記,基於便民之考量,僅就決議無效部分,通知該公司重新召開股會,再召集依法董事會,而未予全部退件,處理程序並無瑕疵。

五、某乙於八十五年五月十七日所補正書件,並無董事會決議另行召集股東臨時會議事錄,惟依公司登記及營利事業登記申請書表統一格式,新任董事及監察人應檢送其身分證明文件,是申請改選董事、監察人變更登記,僅須檢送改選董事、監察人之股東臨時會議事錄及改選董事長之董事會議事錄,並無須檢送董事會決議召集股東臨時會之議事錄,該主管機關未通知該公司補送董事會決議召集股東臨時會之議事錄,並無不當。

六、某乙提出之股東臨時會議事錄,將股東總數四十萬股,誤載為五十萬股,依公司法第一百七十四條規定:股東會之決議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股東之出席,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行之。而股東臨時會議事錄已記載全體股東七人出席,既全體股東出席,出席之股東已占發行股份之全部,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七十四條之規定,則已發行股份之總數記載錯誤,並不影響全體股東出席股臨時會之合法性,至出席股東行使其表決權,依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項之規定,每股有一表決權,即以每位出席股東所持有之股份為準,股份總數之誤載,自不妨害每位出席股東表決權之行使,股東臨時會改選董事,不因議事錄誤載已發行股份總數,而產生瑕疵。

七、某乙於八十五年五月十七日補正申請書,將該公司之住所記載為桃園縣桃園市富 X路一五一號,與該公司登記之住所桃園縣桃園市復X路一五一號不符,但某乙僅檢送補正之股東臨時會議事錄、董事會議事錄、董監事名單、變更登記事項卡而已,該公司之營業處所,實際上並未遷移,仍在桃園縣桃園市復X路一五一號,某乙顯然於補正申請時,將該公司營業處所誤繕,由於該公司並未遷移,並不發生公司法第四百零三條應申請變更登記之問題,亦不影響某乙申請該公司改選董事、監察人之合法性,該主管機關未命該公司更正,即予以核准,仍無不當。

八、某乙偽造以某丙為主席之八十五年五月十五日股東臨時會議事錄,由於某乙已提出該公司股權轉讓明細表及股東名簿,依該股權轉讓明細表及股東名簿可知,該公司原董任董事長某甲已將其所有持有之六萬股之股份全部轉讓某乙,某甲已非該公司股東,而董事長係由董事互選,董事由股東會就有行為能力之股東選任(八十五年間之公司法第一百九十二條第一項),則董事長須具有股東身分,原任董事長某甲,將其股份全部轉讓他人已不具股東身分,當然喪失董事及董事長之身分,是依某乙所提出之資料,該公司於八十五年五月十五日之股東臨時會,自不能由某甲召集並擔任主席。因該公司之董事長出缺,股東臨時會由董事互推之某丙為主席,與公司法第二百零八條第三項之規定相符。

九、另該公司指稱該主管機關核准某乙申請之變登記,有以下之疏失: ? 申請書上公司及負責人印鑑不符。 ? 公司電話並非三三XXX七二。 ? 某乙並非該公司股東。 ? 該公司於八十五年四月十日才辦妥改選董事、監察人之變更登記,豈會一個月後又改選董事、監察人。 ? 該公司以前申請變更登記,均由全體董事及監察人一起申請。惟查依前所述某乙於申請變更登記時,已提出公司及原負責人印鑑遺失之登報啟事,某乙係依印鑑遺失之程序申請,則申請書上公司印鑑,當然會不符;且某乙所提出之股東名簿,某乙確為該公司之股東;另公司電話號碼並非公司登記事項,自不在該主管機關審查該變更登記之範圍內;而公司法並無改選董事、監察人期間之限制規定,該公司於董事、監察人就任一個月後即改選,與法並無違背,該主管機關自當受理某乙之變更登記申請案;又公司登記依公司法第四百十八條之規定,僅限於設立、解散、增資、減資、發行新股、募集公司債及因合併而變更之登記,由半數以上之董事及至少監察人一人申請之,其他登記事項由代表公司之董事申請之,則公司改選董事、監察人之變更登記,由代表公司之董事申請即可,某乙以該公司董事長之身份申請變更登記,自無不合。

十、綜上所述,該主管機關就某乙申請該公司改選董事、監察人變更登記,形式上審核某乙所提出之資料,據予核准某乙之申請,並無不當,自無故意、過失可言,該公司請求國家賠償與國家賠償法第二條所規定不符,該公司之請求,自屬無據。

十一、又該公司主張:因該主管機關核准某乙之申請變更登記,致某乙率眾佔據該公司之營業場所,並持該主管機關核發之不實公司執照,向 XX銀行桃園分行以該公司名義開立活期帳戶,將該公司之收入票據及匯款,在上開戶頭兌現及收受,致該公司受有不能營業,仍須支付承租飯店之租金新臺幣二百五十六萬元之損失等情,並提出該分行帳戶交易清單與會計師查核報告書為證,然該主管機關僅核准該公司改選董事、監察人變更登記,並無使該公司停業之處分,且該公司指稱某乙將該公司之收入票據及匯款兌現及收受,可見該公司之飯店仍在營業,該公司並不因該主管機關核准變更登記,而停止經營該飯店,且該公司亦無法提出任何證據,足以證明該公司有因該主管機關之核准變更登記,而停止經營該飯店。至該公司承租該飯店所須支付之租金,與該主管機關核准變更登記無涉,該公司請求該主管機關賠償其不能營業而支付營業場所租金之損害,及不能營業所失之利益,即屬無據。該公司再提出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五年度偵字第一五八七六號…等等不起訴處分及起訴書資料,指稱某乙自八十五年十月二十四日起率眾強佔,該公司營業場所至八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止,始由該公司某甲取回經營權,因某甲無法代表該公司行使權利,該公司所須支付之租金自屬損害云云。惟公司登記除設立登記為公司之成立要件外,其他登記皆屬對抗要件,變更董事、監察人,固屬應登記之事項,但此事項之有效存在,並不以登記為要件【註六】。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之變更,亦屬依法應登記之事項,但其變更應於新任董事長就任即生效,並不以經主管機關准予變更登記後始有其效力【註七】。是該公司之董事長是否有變更,仍應以該公司董事會有無改選董事長為準,並不因該主管機關核准某乙申請變更登記,而當然變更,該公司之董事會既無改選董事長,則該公司合法董事長自仍為某甲,某乙申請變更登記,所提出之股東臨時會議事錄、董事會議事錄,既為某乙所偽造,則議事錄所載改選某乙為董事及董事長,實質上並無任何效力可言。某乙自不因該主管機關核准變更登記,而成為該公司合法之董事長,因此,就該公司之經營權及何人始為該公司之合法董事長,就該公司而言,並不因該主管機關核准變更登記而發生變化,某甲之合法代表該公司,自不受變更登記之影響,某乙亦不因此而對該公司得行使董事長之權利,該公司只於某乙以獲准變更登記之董事長身分自居,對外為意思表示,該公司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而有受損害之虞,該公司既知某乙非公司之負責人,該主管機關核准變更登記,係某乙以偽造之資料申請所致,即無讓某乙代表公司行使董事長權利之理,某甲合法董事長資格不致因該主管機關核准變更登記而被取代。因此,該公司主張因該主管機關核准變更登記,某乙得以該公司之代表人自居,而強佔該飯店,致某甲無從代表該公司行使權利云云,自無可採。而該公司主張某乙於八十五年十月二十四日率眾強佔該飯店,至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始由某甲取回經營權云云,該公司於以書面向該主管機關請求賠償時,更指稱某乙係於八十五年十月二十四日糾集流氓三、四十人強行佔據該飯店,是某乙之強佔該飯店,係率眾所為,某乙無法單憑該主管機關所核發之公司執照,即取得該公司之經營權,某乙之強佔該飯店,自與該主管機關核准該公司變更登記,無相當因果關係。此更由該主管機關於八十五年十一月十九日發現該公司並未改選某乙為董事長,撤銷之前所核准之變更登記,某甲仍至八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始取回公司經營權,益證某乙之強佔該飯店與該主管機關之核准變更登記未有必然之關係,該公司以該飯店為某乙強佔所受損害,請求該主管機關賠償,亦屬無據。至於該公司之營業收入為某乙不法侵占,將收入票據及匯款利用所開立之活期存款帳戶兌現及收受,造成該公司之損害,亦與該主管機關核准變更登記無關,該公司請求該主管機關賠償損害,自無理由,不應准許。

柒、結論

國家為服務民眾分官設職由百官掌管全國事務,身為為民服務之公務員,必須謹守依法行政之深切理念,不可違法侵害民眾權益,如有執行公權力之行為侵害民眾權益之違法事實,一經查證屬實,民眾自可依國家賠償法向公務員之所屬機關申請國家賠償,倘非公務員執行職務所致,國家自得不予賠償。在國家法治教育普及之情形下,自認因公務員執行職務侵害其權益者,請求國家賠償,係屬保護自身權益之合法手段,值得鼓勵,因此,公務員執行職務應小心謹慎,專業知識應與時俱進,不可荒廢,則國家甚幸!民眾甚幸!

【註一】民國八十五年時公司法第一百九十七條規定:董事經選任後應向主管機關申報其選任當時所持有之公司股份數額在任期中不得轉讓其二分之一以上超過二分之一時其董事當然解任。

【註二】請參考最高法院 23年上字第107號、33年上字第769號及48年台上字第481號判例。

【註三】請參照最高法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一九一一號判例。

【註四】請參考法務部七十年七月六日法律八四四二號函釋。

【註五】同註三

【註六】請參照最高法院六十七年台上字第七六 0號判例。

【註七】請參照最高法院六十八年台上字第二三三七號判例八十七年度抗字第二四九號判決。